全球电动车市场竟然都要指望它,神奇金属止跌回升

图片 1

潘超则听闻,来自另一家矿业巨头嘉能可的一批钴矿,将很快通过海运达到中国的市场。

朱黎杰向经济观察报分析认为,发生于2016年—2017年的史无前例的钴金属上涨行情,是全球经济共振的结果——这既包含了全球其他地区的经济复苏,也包括了中国经济的好转。

尽管,没有精确的数据用以衡量中国需求目前在全球钴消耗当中的占比,但可以肯定的是,中国是影响全球钴需求变动的关键地区之一,这是因为,无论在新能源汽车领域、手机还是工业品的生产和消费领域,中国都占据了巨大的体量。

尽管,没有精确的数据用以衡量中国需求目前在全球钴消耗当中的占比,但可以肯定的是,中国是影响全球钴需求变动的关键地区之一,这是因为,无论在新能源汽车领域、手机还是工业品的生产和消费领域,中国都占据了巨大的体量。

持相对乐观态度的还有行业分析人士朱黎杰。朱黎杰向经济观察报表示,从需求端看,新能源的需求眼下保持着快速的增长,他预计2019年中国至少能卖出150万辆新能源汽车,此外,在工业品和手机方面,2018年的基数相对较低,大幅下滑的概率较低。从供给的角度,钴的库存暂时处于较低的状态。

欧亚资源集团CEO宋本认为,除去这一因素,中国新经济的持续发展,也将继续支持着这一金属需求的增长。

朱黎杰称,“历史高峰的出现,需要具备前提条件。首先,钴应用技术的发展还没有那么快(这意味着生产一辆车需要消耗较多的钴金属),其次经济持续上行,再者生产商没有大量库存的抛售。”

联知金属分析师潘超则预测,钴金属的这一波“小高潮”将会很快落幕,钴将再次进入低谷徘徊的时期。“嘉能可此前的库存将很快流进市场”,潘超说,“至少两年后,新能源汽车市场才会爆发,因此钴还需要再跌上两年。”

“如果未来这一技术进入产业化的话,对于整个钴行业会带来毁灭性的打击。”朱黎杰说。

朱黎杰认为,中国的经济刺激政策对钴这一金属的需求端是有一定的提振作用。不过,也很难说,短期内钴能否重回高位,这需要根据外部条件的变化作出判断。

经历了为期一年的低谷徘徊之后,钴金属在过去的一个月中迎来了久违的“小阳春”,钴的价格开始出现明显的回升,一个月内的涨幅超过10%。

朱黎杰认为,从三年或以上的中长期看,只要不发生技术革命使得钴的用量在目前的基础上继续下降,而钴的供给端控盘能力较强,那么长期钴金属的价格是有保障的,再创新高只是时间的问题。

欧亚资源集团是一家全球性的金属矿产开采供应商,钴是其重要的资源品种。在宋本看来,在中国,不仅电动车,所有需要钴的领域都增长很快,这给钴的需求带来了空间。根据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的数据,仅在过去一年,中国市场的电动车就增长了90.4%,达到99.3万辆,这带动了电池的增加,而钴则是电池组件中不可或缺的金属材料之一。

2018年年末,欧亚资源集团开启了一处筹备已久的巨型钴金属矿的生产,宋本预期年产量能够达到14000吨,2020年可能会进一步达到24000吨,以现在的技术标准,这个数字意味着可以生产超过300万辆新能源汽车。

过去一个月,这一小金属品种开始摆脱长达一年之久的下探行情,逐步往上攀爬。

欧亚资源集团CEO宋本坚信,从现在开始,钴的价格表现将会越来越好,不再令他失望。

2018年年末,欧亚资源集团开启了一处筹备已久的巨型钴金属矿的生产,宋本预期年产量能够达到14000吨,2020年可能会进一步达到24000吨,以现在的技术标准,这个数字意味着可以生产超过300万辆新能源汽车。

宋本注意到,在“一带一路”峰会中,高层提及的“高质量增长”,如果对应到工业生产的领域,那就意味着更多的高端技术产品,更多的精密产品,更多的超级合金,也意味着,更多的钴会被需要。

乐观的矿业公司

图片 1

这给上游的资源开采商们重新带来了希望。过去三年,因为起伏巨大的价格差,这一小金属品种吊足了大宗商品市场参与者们的神经。

新能源汽车不是钴唯一的应用场景,尽管它的占比势必将越来越高。宋本认为,电子产品,飞机制造,化学品领域,这些领域的需求增长都很可观。甚至在医学领域,用在胯骨轴上的手术中也会运用到这一金属材料。“中国对于被称作‘超级合金’的这种金属需求增长很快,这在医学,飞机,武器等行业都有所体现,中国的精密工业品行业增长很快”,宋本说。

4月25日,前来参见中国“一带一路”峰会的宋本告诉经济观察报,他预计,关于钴更大的需求会发生在下一年。“生产电动车需要提前一年筹备购买钴金属原料。从非洲把钴开采出来,运到约翰内斯堡,再通过海运运输至中国,由中国生产电池,并装至电动车内,再将电动车卖到消费者手里,这需要12个月的时间”,宋本向经济观察报介绍说。

“如果未来这一技术进入产业化的话,对于整个钴行业会带来毁灭性的打击。”朱黎杰说。

朱黎杰认为,从三年或以上的中长期看,只要不发生技术革命使得钴的用量在目前的基础上继续下降,而钴的供给端控盘能力较强,那么长期钴金属的价格是有保障的,再创新高只是时间的问题。

这给上游的资源开采商们重新带来了希望。过去三年,因为起伏巨大的价格差,这一小金属品种吊足了大宗商品市场参与者们的神经。

新能源技术的飞快发展,让钴进入了人们的眼球。汽车、笔记本电脑、手机,每一块电池中都有钴的身影。

欧亚资源集团是一家全球性的金属矿产开采供应商,钴是其重要的资源品种。在宋本看来,在中国,不仅电动车,所有需要钴的领域都增长很快,这给钴的需求带来了空间。根据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的数据,仅在过去一年,中国市场的电动车就增长了90.4%,达到99.3万辆,这带动了电池的增加,而钴则是电池组件中不可或缺的金属材料之一。

电工电气网】讯

但电动车依然是谈及钴的最关键因素。“现在的电动车的绝对量依然处于一个相比较小的数量级,但全球的气候和环境问题,将使得新能源汽车的需求势必进入一个爆发性增长的阶段,这将带动钴的更大的需求”,宋本说。

新能源汽车不是钴唯一的应用场景,尽管它的占比势必将越来越高。宋本认为,电子产品,飞机制造,化学品领域,这些领域的需求增长都很可观。甚至在医学领域,用在胯骨轴上的手术中也会运用到这一金属材料。“中国对于被称作‘超级合金’的这种金属需求增长很快,这在医学,飞机,武器等行业都有所体现,中国的精密工业品行业增长很快”,宋本说。

持相对乐观态度的还有行业分析人士朱黎杰。朱黎杰向经济观察报表示,从需求端看,新能源的需求眼下保持着快速的增长,他预计2019年中国至少能卖出150万辆新能源汽车,此外,在工业品和手机方面,2018年的基数相对较低,大幅下滑的概率较低。从供给的角度,钴的库存暂时处于较低的状态。

王文涛、朱黎杰、潘超等人士均预测,2020年之后,全球的新能源汽车势必进入爆发的临界点。现在,包括欧亚资源集团、嘉能可,以及大量来自中国的资源开采商,已经为此做足了准备。

在遥远的钴金属产地——非洲刚果金,来自欧洲、中亚以及中国的矿业企业们,已经为这场尚未到来的狂欢做好了准备。但他们或许也需要在狂欢到来之前,承受低谷中的阵痛。

从2016年底至2018年3月,钴的价格一路飙升,成为所有金属大宗商品中表现最为惊艳的品种。但从2018年4月开始,钴又开启了“跌跌不休”的行情,这种跌势一直持续了一年。

在宋本看来,受到中国低碳经济战略的驱动,有助低碳经济的钴处于持续的利好当中。不光是电动车类的新能源产能的增长,“去中心化”的整体大方向也会催生更多的能源工程。宋本认为,中国在新能源领域会扮演一个领头羊的角色,中国市场会保证这些金属原材料的需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