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施再电气化战略破解能源发展难题,舒印彪详解国家电网

摘要:
清洁能源发展一定要坚定不移地走下去,才能实现我国发展可再生能源的目标,实现国家电网的承诺。当下,我…
–>

十九大报告指出,推进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出,发展壮大新动能,运用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大力改造提升传统产业。贯彻落实好这些重要部署,破解能源发展难题,需要坚持以电力为中心,大力推进再电气化。全国政协委员、国家电网公司董事长舒印彪表示。

“清洁能源发展一定要坚定不移地走下去,才能实现我国发展可再生能源的目标,实现国家电网的承诺。当下,我们要花大力气解决好清洁能源发展中的弃风、弃光、弃水问题。”全国政协委员、国家电网董事长舒印彪最近多次在小组讨论和公开发言中表示,要通过“再电气化”,向清洁能源“三弃”顽疾开战。

19世纪后期电的发明和在20世纪的广泛利用,直接推动了第二次工业革命,对人类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和社会文明进步起到了前所未有的促进作用。进入21世纪以来,随着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持续深化,全球范围正在开启新一轮电气化进程,即再电气化。

从2005年国家电网第一次入围“世界500强”排名第46位,到如今排名跃升世界第二,舒印彪掌舵下的国家电网,正试图推动中国乃至全球的清洁能源发展,在能源转型上树立标杆。截至去年年底的数据显示,国家电网清洁能源并网装机突破4.9亿千瓦,是全球清洁能源并网规模最大的电网。

舒印彪认为,与传统能源生产和消费方式下的电气化相比,再电气化从能源生产环节看,体现为越来越多的风能、太阳能等新能源通过转换成电力得到开发利用;从终端消费环节看,体现为电能对化石能源的深度替代,如电气化交通的大规模发展。随着电驱动、电加热、电取暖等设施的应用,民用、工业、商业、建筑、运输等领域以电代煤、以电代油的力度将越来越大。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的过程,实质上就是再电气化的过程。

近日,舒印彪在政协小组讨论会后接受记者专访,围绕“再电气化”战略,详解清洁能源的发展状况与国家电网的转型之道。

为实现绿色、低碳、可持续发展,近年来国家大力推进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截至2017年底,我国水电、风电、太阳能发电装机分别达到3.4亿、1.6亿和1.3亿千瓦,均居世界首位。

中国发展“值得自豪”

大量清洁能源通过特高压电网,从西部地区源源不断地输送到东部地区。舒印彪介绍说,近年来开工建设了包括四交四直在内的8项特高压工程,是国家大气污染防治行动重点输电通道,这8项工程都已如期按国务院的要求建成投产。

记者:您如何评价我国发展清洁能源方面的现状?在国际上处于什么水平?

同时,在用电侧,通过实施清洁供暖、建设港口岸电等措施,国家电网公司累计推广以电代煤、以电代油项目10万余个,完成替代电量3600亿千瓦时。与2000年相比我国电能占终端能源消费的比重提高12个百分点,比全球平均增幅高8个百分点。

舒印彪:可以很自豪地说,中国的可再生能源发展引领了世界可再生能源的发展。中国是清洁能源发展速度最快,发展总量最大的国家。

他指出,在取得成绩的同时,也要看到我国能源转型的长期性、复杂性、艰巨性。当前存在两对亟待解决的突出矛盾:一方面我国化石能源占比依然很高、散烧煤超过5亿吨,另一方面大量清洁能源装机空转、三弃问题突出;一方面新能源因为具有间歇性特点、需要在更大范围消纳和配置,另一方面统一电力市场机制不健全、省间壁垒突出。

首先我们目标很清晰,到2030年,可再生能源的装机容量要超过火电的装机容量,达到55%以上。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到2030年碳排放要达到峰值,包括应对巴黎气候变化协定的承诺。我们政策的激励也是持久和恰当的。

数据显示,2017年,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占全部发电量的26.4%,同比上升0.7个百分点,弃风率和弃光率分别为12%和6%,同比下降5.2个百分点和4.3个百分点,但部分地区清洁能源消纳问题依然严重。

在规模与速度上,中国现在是可再生能源规模最大的国家,目前可再生能源装机量达到了6.5亿千瓦,占整个系统发电装机容量的36.6%。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占全部发电量的26.4%。其中光伏、风电连续五年增长27%,速度和规模可观。

舒印彪认为,破解能源发展难题,深入推进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助推绿色低碳发展和美丽中国建设,需要从国家层面制定实施再电气化战略,主动适应和引领我国再电气化进程。要坚持以电力为中心、以电网为平台、以提高电气化水平为目标,强化统一规划,统筹推进能源结构调整和布局优化,统筹做好清洁能源开发、输送和需求之间的衔接,统筹推进市场机制建设、网络平台建设、调峰能力建设和关键技术攻关。尤其要着眼发挥电网的能源转换枢纽和基础平台作用,加快完善以特高压为骨干网架的坚强智能电网,打造广域泛在、开放共享的能源互联网,提高优化配置能源资源能力,为清洁能源大规模并网消纳和电力替代其它终端能源提供有力支撑。预计到2030年,我国清洁能源发电装机占总装机的比重将达到55%左右,电能占终端能源消费的比重将提高到30%左右。未来的美好社会,必将是高度电气化的社会。

最令人欣慰的是在技术与产业上的发展。不仅在我国的战略新兴产业里占得一席之地,在很多方面都达到了世界先进,甚至领先的水平。比如说,风电能够实现全产业链自主研发,光伏发电已经掌握核心技术,过去逆变器完全靠进口,现在不仅能够自主化,还可以走出去,布局海外。

记者:那您能否介绍一下,国家电网在推动中国清洁能源发展方面做了哪些事情?

舒印彪:我国的能源发展模式跟西方不一样,近年来也取得了一系列创新突破。

一是在清洁能源发展规模方面,依托“大电网”发展清洁能源。截至去年年底,中国水电、风电、太阳能发电装机分别达到3.4亿、1.6亿、1.3亿千瓦,国家电网清洁能源并网装机容量突破4.9亿千瓦,是全球清洁能源并网规模最大的电网。

二是在清洁能源大规模利用方面,攻克了清洁能源大规模并网、控制和消纳等核心技术。去年6月在青海实现连续7天以可再生能源满足全省电力,运行难度、持续时间等指标均超过了国外的实践,创造了100%清洁能源供电新纪录。在河北,我们建成了全球规模最大、集风光储输为一体的示范工程。

三是在特高压输电方面,国家电网全面掌握了远距离大容量特高压输电技术,在运在建特高压工程22项,累计送电超过9000亿千瓦时,大量清洁能源通过特高压电网,从西部北部源源不断地输送到东部地区。在海外,巴西美丽山水站项目采用±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技术,是“特高压+清洁能源”在拉丁美洲的示范工程,把巴西北部亚马逊河的水电送到2000公里外的东南地区,满足2200万人口的供电需求。

我认为,要有核心技术优势,并把技术优势打造成标准优势。近年来重点加强了特高压、新能源并网、智能电网等领域国际标准制定,发起立项和编制国际标准51项,主导编制的新能源接入等国际标准是全球相关工程建设的重要规范;我本人自2013年起担任国际电工委员会(IEC)副主席,直接领导IEC市场战略局的工作。

记者:您谈到了清洁能源领域相关国际标准,那目前我国在该领域的海外布局情况如何?

舒印彪:我们预计到2025年全球仅可再生能源的投资将超过2.6万亿美元,这个数字不小。中国现在有大量的光伏、风电装备出口到国外,在海外的能源基础设施建设中具备成本和技术优势,性价比也较高。如果进一步结合国际标准来发展,竞争力就更强了。

具体到国家电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电力需求旺盛,人均电力装机与用电量水平都比较低。我认为电力基础设施建设已经成为“一带一路”建设非常活跃的领域。国家电网的技术、装备、管理,在基础设施建设的能力上竞争力很强。全世界还有10亿人口没有用上电,大家要按照“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加快推动全球能源清洁转型
,实现电力扶贫和互利共赢。

发电和消纳是“硬币两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